汽车保险works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汽车保险 山川机床铸造厂诉青海省兴达工程建设集团公司给付租赁费用、解除财产租赁合同纠纷案
山川机床铸造厂诉青海省兴达工程建设集团公司给付租赁费用、解除财产租赁合同纠纷案 原告: 山川机床铸造厂。 被告: 青海省兴达工程建设集团公司。 被告: 青海省建筑构件工程公司。 被告: 青海省土木建筑设计院。 被告: 青海省工程地质勘察公司。 被告: 湟中县第一建筑公司。 被告: 青海省机械设备成套局。 被告: 青海省第二建筑工程公司。 被告: 青海省第二安装工程公司。 被告: 青海省第五建筑工程公司。 被告代表: 青海省兴达工程建设集团公司。 青海省兴达工程建设集团公司(下称兴达集团)是由青海省建筑构件工程公司、青海省土木建筑设计院、青海省工程地质勘察公司、湟中县第一建筑公司、青海省机械设备成套局、青海省第二建筑工程公司、青海省第二安装工程公司以及青海省第五建筑工程公司联营组织成的半紧密型联营企业,不具备法人资格。其联营协议约定,对外债务由联营单位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兴达集团为参加深圳经济特区的开发建设,于1991年12月30日和山川机床铸造厂(下称山川厂)签订了一份财产租赁合同。合同规定: 兴达集团租用山川厂5台T815太脱拉柴油自卸翻斗车,去深圳福田保税区拉运土方,租赁期为1年,自1992年1月2日起至12月31日止;车辆交付及收回地点为山川厂;年租金共计800000元,月租金为66666.67元,必须按月付清,1月份租金在2月10日前付清,依此类推,12月份的租金在该月31日前付清,逾期未付,承担滞纳金;超过30日未付租金,出租方有权收回车辆,终止合同,并由承租方承担违约责任;租赁期间的车辆修理费、备用零件费、油桶费、油料费、养路费、管理费、保险费等均由承租方负担;合同还规定了违约金、滞纳金的计算方法和车辆交付验收等条款。同时,双方还签订了1份聘用协议,约定: 出租方派司机6名、管理人员1名,受聘于承租方,受聘期限同车辆租赁期限;管理人员每月工资不少于1000元,司机不少于1200元;协议还对司机应完成的定额、劳动纪律、处罚等作了约定。以上合同、协议由西宁市公证处予以公证。 1992年1月2日,山川厂在本厂向兴达集团交付了车辆,并垫付了1992年1、2月的养路费15000元,管理费937.50元;1至4月的保险费3886.67元;汽车配件款7086.40元,油款9485.44元,汽油桶25只价款2750元,以上合计39146.01元。兴达集团接车后,于1月13日抵达深圳,次日开始施工。兴达集团向聘用人员发了1至4月的工资共计18700元,租金及山川厂垫付的费用未付。2月10日、3月6日,山川厂两次书面通知兴达集团按约给付租金及垫付款,并言明逾期将依约终止履行合同。但兴达集团仍未付。5月7日,山川厂致函兴达集团决定收回出租车辆,终止合同的履行。次日,山川厂的5台车辆撤出,于当月23日回到西宁。 6月10日,山川厂向西宁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以其全面履行了出租方的义务但未收到承租方的租金为理由,要求解除与兴达集团的财产租赁合同和聘用协议;判令兴达集团支付租金266666.68元,垫付的费用62448.38元,司机、管理人员工资14755元,违约金40000元,滞纳金80000元,共计: 463870.06元。 兴达集团的成员推举兴达集团为其诉讼代表参加诉讼。兴达集团辩称,其不能按约向山川厂支付租金,是由于深圳地区出现了30年未见的春汛,影响施工及收益,这是我方不能预见、不能避免和克服的客观情况;合同规定的800000万年租金显失公平,要求按《国营企业固定资产折旧试行条例》和青海省建设厅颁发的《全国统一施工机械台班费用定额青海省西宁地区单位估价表》规定的标准计算租金;并要求山川厂赔偿因擅自撤回车辆造成的1288400元损失;表示如山川厂撤诉,本方愿承担诉讼费用和山川厂随车人员的工资。 审判 西宁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 当事人双方签订的财产租赁合同及聘用协议,是双方充分协商的真实意思表示,无违法之处,应确认有效。兴达集团未按合同约定向山川厂给付租金,应负全部责任。山川厂在兴达集团违约情况下,依合同规定撤回出租物并无不当。兴达集团以施工地区气候因素影响施工及收入作为不能按时交付租金的理由不能成立,但气候影响是客观困难,可酌情免除违约金、滞纳金。兴达集团提出应按其提出的两个文件规定重新确定租金,因该两个文件分别适用工程建设概预算定额中的施工机械台班预算、国营企业固定资产折旧,不适用财产租赁合同租金的确定,故不予采纳。合同规定的租金符合经济合同法 第二十三条第四款的规定,应予保护。兴达集团的成员单位对兴达集团的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五十四条、 第一百零七条第一款、 第一百二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 第五十二条、 第一百零六条第一款之规定,于1992年10月29日判决: 一、山川厂与兴达集团签订的财产租赁合同及聘用协议终止履行。 二、兴达集团给付山川厂租金266666.68元,聘用人员工资14100元,垫付费用59093.36元,合计339860.04元,限本判决生效后10日内付清,逾期给付,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青海省建筑构件工程公司,青海省土木建筑设计院、青海省工程地质勘察公司、湟中县第一建筑公司、青海省机械设备成套局、青海省第二建筑工程公司、青海省第二安装工程公司、青海省第五建筑工程公司对以上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判决后,兴达集团一方不服,向青海省高级法院提起上诉,诉称: 不能及时给付租金是因气候影响施工收入,山川厂未按合同规定自行撤回出租车辆,造成本集团少收入546750元,与应给付山川厂的260000元租金相抵,山川厂应偿付本集团损失280000元;合同规定的800000元租金显失公平。 山川厂辩称: 兴达集团提出的气候影响收入与我方无关。我方在对方违约情况下收回车辆,终止合同的履行,是受法律保护的。合同是双方充分协商签订的,没有显失公平,800000元租金是对方计算后确定的,不是我方强加的。同时表示保留向对方追偿违约金、滞纳金的权利。 青海省高级人民法院查明: 从合同签订到山川厂撤回车辆时止,兴达集团未向山川厂提出过任何不能交纳租金情况的书面说明,或者要求协商变更合同,也提不出山川厂违反合同的事实和证据。在出租期间,出租的车辆中有一辆因事故由山川厂领取了保险费17260元。 青海省高级人民法院认为: 本案事实清楚。租赁合同及协议是经双方当事人多次协商议定的,合法有效。合同签订时没有欺诈、强迫的事实,是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兴达集团在经营不利、收益不佳的情况下,未及时协商变更合同,事后提出显失公平的主张不能成立。兴达集团提出因气候变化影响经营收入,山川厂没有大的损失却仍要按合同规定收取租金不近情理的上诉意见,是对合同约定义务和租赁法律规定的错误理解。原审法院在查明事实的基础上,已充分考虑了气候变化影响收入的因素,并已酌情免除了违约金和滞纳金。兴达集团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二审查明的汽车保险费一项,应从山川厂垫付的费用中扣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于1993年5月31日判决: 一、维持原审判决第一项、第二项(垫付费用除外)。 二、变更原判第二项中的垫付费用59093.36元为41833.36元。 评析 财产租赁合同是由经济合同法调整的合同之一,一经依法成立,即具有法律约束力,当事人必须全面履行合同规定的义务。本案财产租赁合同,是由双方当事人根据平等互利、协商一致的原则,经过多次协商签订的,是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亦无违法之处,一、二审法院确认有效,是正确的。 根据财产租赁合同,出租一方的主要权利是按照合同约定收取租金,租赁期满收回出租的财产,以及在承租人违约的情况下提前解除合同。承租一方的主要义务是按照租赁合同的约定向出租人交纳租金,正当使用租赁物和保证租赁物的完好,合同期满时向出租人交回租赁物。由此可见,出租人出租其财产的目的是为了收益,承租人承租的目的是为了使用租赁物,双方的权利义务是围绕着租赁物的使用价值以及租赁物使用权、占有权的转移来设定的。这就决定了财产租赁合同只和租金的交付以及租赁物的交付有关,而和承租人用什么办法筹集租金,承租人在租赁后是否能正常使用租赁物,并利用租赁物赚取多少收入无关。只要承租人占有租赁物,就应当向出租人交付占有期间的租金。因此,本案兴达集团提出因气候影响施工,因而影响收入,致使不能及时交纳租金的理由是不成立的。承租人不按合同约定的时间交租金,就构成了违约,就应承担合同约定的违约责任,这是顺理成章、符合法律规定的。本案双方当事人在合同中约定,租金必须按月付清,逾期未付,承租人应承担滞纳金;超过30天仍不付清租金的,出租方有权收回财产,终止合同,并由违约方承担违约责任。而承租方从签订合同时起到出租方撤回车辆、终止合同履行时止,长达五个月的时间里,并在出租方几次催要的情况下,未付一分租金,已构成严重的违约行为。出租方在承租方超过30天未付租金,并一再催交仍无结果,承租方连续4个月未付租金的情况下,撤回车辆,终止合同的履行,是符合合同规定

联系我们contact

more

  • 陈飚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15084945431
  • 290880828@qq.com
  • 长沙市开福区湘江中路一段52号凯乐国际9栋11层